大然子

正所谓文图双渣,大概说的就是我吧

第一次画这个类型的,第一次水彩,不好看!

玫瑰(中)

1正好最近把玫瑰写的差不多了。依旧是ooc日常预警,渣文警告。
2雷安!!!
3国王雷x骑士安
4玫瑰下估计还要好久。。
5很久没有更文了,真是很抱歉,虽然我就是个渣渣。

可以了吗?那开始发文了……

1

雷狮对于安莉洁并不是很在意。他唯一知道的仅仅只是安迷修带回来的战俘,哦,还是个女的。

他与安迷修穿过长长的走廊,谁也没有说话。一前一后,安迷修在前,雷狮在后。两个人穿行于玫瑰花园时,雷狮终于不耐烦了。

“傻逼骑士,你弄这么多玫瑰花做什么?”

安迷修顿了顿脚步,身体一瞬间僵硬,又很快恢复。他只平淡的开口,用着平常的语气。

“这是在下的私事,殿下。”

这便是拒绝回答了。

接下来直到到安莉洁房间门口,两人都没再说过话。

安迷修停在雷狮面前,缓步转身,警惕地看了他一眼。

“请,不要伤害到安莉洁小姐。不然……”

不等雷狮说话回答,便径直擦肩而过。就像当初那样……

雷狮的手放开又握紧,再放开。无数次循环过后,他打开了那扇沉重的木门。

入眼是随地书籍,与散落的冰晶。

天空般蓝发女子坐在房间的正中央,静静地看着他这个入侵者。

进入房间,关好门。相顾无言。

“你……”

“你……”

两道声音异口同声,雷狮皱了皱眉,而安莉洁却是看回了手上的冰棍。

她默默地开口,

“占卜告诉我你会来,但是现在的你没有玫瑰啊……”

无理头的话弄得雷狮一头雾水,但是他知道,重点是玫瑰。

“玫瑰怎么了?你……又是谁?”

雷狮好像明白安迷修为什么把安莉洁带回来了,看着还有点用。

安莉洁并没有再说些什么,仅是平静的表情,盯着毫无意义的普通冰棍。尽管她的手已然通红,遍布冻伤。

雷狮奇怪于像安迷修这样一个执着骑士道的人为什么会让他所心爱的女人冻伤,但他并未细想。

2

离开了安莉洁的房间,直面就是玫瑰花园。安迷修就站在花园中央的水池旁。静静地看着湖水,是一副担忧与迷茫的模样。雷狮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诡异的安迷修。应该是诡异吧,安迷修一直都是活力满满。而现在雷狮却觉得仿佛下一秒,他便会消散。

雷狮不由自主向安迷修伸出了手,似是想抓住什么,却又快速收回了手。

这真的是……该死啊……

身为王,怎能喜欢上骑士呢?

……

背后的房间之中,安莉洁毫无征兆猛得抬起了头。盯着漆黑的木门,口中无意喃喃。

“玫瑰啊……会是谁,成就玫瑰呢?会是谁呢?相爱却又不敢言说的俩人啊……”

玫瑰花园中,安迷修不知从何处拿出了园艺剪,开始为玫瑰花们修剪。他微笑着,如同春日微风,又似夏日轻雨。将远处看着他的人内心缓缓滋润。

就算你喜欢她,我也不可能放手!

雷狮想……

似乎是注意到了雷狮热烈的视线,安迷修茫然地向他的方向看。不经意间,露出清浅的笑容。

那一天,有一位美丽的天使。他身着白衣,拥有柔软的棕发和温柔的湖绿色眼眸。只身于娇艳的玫瑰花丛,背后是一片温和阳光。他像是最为美丽的蝴蝶流连在这片详合之地,轻轻飞进了年轻的王的心中。

那一天,有一位并不庄严的王者,面上是严峻的神情,像是在做出什么重大的抉择。手中仿佛是无上的权杖,死死紧握。身处于阴影辶下,眼中却有星辰大海。繁星如同跃出,跃入无名骑士那双卑微的双手。

他们犹如隔岸相望的痴侣,一眼千年。但又什么也不是,仅仅君与臣,罢了,不过而已。

玫瑰花,花语是——我爱你,啊。

迟钝的人,依旧没有想起。

3

雷狮威胁之下,安迷修仍是不情不愿。为什么雷狮想要住进他狭小的庄园呢?这儿明明根本比不上皇宫千分之一。

入住不久,仅仅是几天。雷狮便习惯了早上在玫瑰花园中散步;在开饭的前一刻与安迷修争吵;在睡前看安迷修房间的窗户一眼……

清晨,将窗户打开,入室是微凉的风。

雷狮立于窗前,心口仍然迷茫而又悲伤。

这世上还有什么是比自己喜欢所厌恶还让人痛苦的。应该是自己所喜欢的人,为了他所喜欢的人而厌恶自己吧。

心痛,而又嫉妒。

嫉妒……?

雷狮突然觉得可笑,他难有一次认同了安迷修的想法。他果然不是一个合格的王。

“这个疯狂的国家,恶党的王国。”

年轻的王,喜欢上了他的骑士。果然疯狂呢,对吧?

但是他向来不是被常理拘束的人,所有的束缚,不过是安迷修想他如此。仅仅如此。

安迷修收拾好自己,便去了大厅。这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却又与他无关。

他依旧一身白衣,与雷狮记忆中的样子只是少了一身盔甲。毕竟已经是和平年代了。

这一次安迷修并不是像往常一样在大厅遇到的雷狮。开门的时候,他还为着这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脸而惊讶了一番。雷狮那双深逐的紫色眼眸直盯着他的眼睛,盯的他头皮发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知道明天是什么节日吗?傻逼骑士。”

雷狮半是玩笑的话萦绕在安迷修耳畔。

明天是个什么节日呢……

明天是个与单身了二十多年的安迷修骑士长毫无关系的节日。

情人节。

“傻逼骑士。就让本大爷带你瞧瞧什么叫做情人节好了。”

玫瑰(上)

1.ooc,渣文,日常预警
2.国王雷x骑士安
3.沙雕同人
4.雷安!!!!

开始发文。。。

1

“人在世间总是那么脆弱,特别是战争。况有多少多少人,一眨眼不也就死了不少吗?”雷狮坐在王座之上,衣衫大开,皇冠不带,手上的红酒杯也是漫不经心的摇着。不像一国之王而像个纨绔。

雷狮邪魅一笑,眼底藏着星辰大海。

笑容俘虏殿内的大臣们,不赞同的视线投向红地毯上被阳光笼罩的骑土。英俊的脸庞仿佛天使。

所有的大臣都认可着国王的话,他们都坚信着诞生于战争的王。

“骑士长大人,也许本王会比你更了解你自己呢,正义与骑士道,对于战争来说也不过就是个玩笑。”

雷狮眼底不由染上儿厌恶,连红酒也黯然无味。嘲讽的语言脱口而出。

“正义也是法律的一项。”

某位大臣默默说道。

“但对于战争它毫无用处。”

另一边的将军生硬的呛声答道,直接将那个大臣呛的哑口无言。

只见王座上的雷狮笑的越发猖狂。

就在这时,安迷修缓缓起身,湖绿色的眸子温和的对上雷狮张狂的的眼神,正如他如春风般的嗓音。他开口说道。

“在下的正义和骑士道,可不会留下一丝一毫给恶党。”

说完,安迷修便抬步转身走向大殿门口。脚步沉稳而有力。

雷狮看像安迷修的背影,面露嚣张的神情说着嘲讽的话语。

“那本王可就期待着,你证明给本王看了。”

安迷修强忍住自己想要回头瞪一眼那个无理国王的心情。但这是违背骑士道的行为,而且他并不能以下犯上。

知道走出大殿,四周无人之时。

安迷修才能微微叹息,看着墙外无边无际的红玫瑰花海,安迷修说道。

“真是一个疯狂的国家,一个恶党的王国。”

2

这并不是国王与骑士长第一次为了战俘而争吵。两人各持己见,相背而驰。但自记录以来,这次确实是他们争吵的最为激烈的一次。

身为争吵原由的战俘是一位美丽的女子。

雷狮是以为安迷修想救这个人,仅仅是看上了她的样貌。哦,对了,还有他那可恨的骑士道。

安迷修却认为雷狮是不顾人命。他丝毫不了解这名女子的身份。

美丽的女子有一个不平凡的身份。她是世界上都难寻的精灵。精灵为了保护自己,除了美妙的嗓音以外,他们不会与人类有任何区别。但是这个美丽的女子却是一个哑巴。其实也并不是哑巴,只是从未有人见过她说话。

这确实是一个月朗星稀的好夜晚,是某一个月的第七日。

安迷修手上拿着一支红玫瑰,站在庭院正门口,却不知应该走向何处。但安迷修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拿着红玫瑰。他觉得自己似乎要向某一个地方走去,要将这支红玫瑰送给一个很重要的人。

所以隔天他让园艺工匠们种了一个红玫瑰的花园。

……

自从安迷修将美丽的女人带入自己的府邸。雷狮就没有少过对他的针对。虽然之前也从未缺席过,但近日总是越发明显,不加修饰。

精灵的珍贵在于她的能力。是的,没错,精灵就有世界上最强大的恢复能力,但她只会为最爱的人奉献出自己的歌声。

在精灵唱歌的时候,会有一个人的生命慢慢哀弱。也就是说,精灵的歌声可以以命换命。

在第二个月的第七日。安迷修终于知道了精灵的名字——安莉洁。他们用纸笔聊着城墙外不止息的战争,国都里幸福的国民,还有美丽的玫瑰园,以及……某个脾气不好的国王。

相比于安迷修和安莉洁的彻夜长谈,雷狮的心情越发暴躁。

他始终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他知道他的心是属于战争的,但是他也明白战争将要结束。

红玫瑰,还没有送出去。

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萦绕耳畔。

送给谁?什么红玫瑰……雷狮有着无数的问题想问出口,可无处可问。

3

自从最近的一次战争从开始到结束。安迷修再也没有见过雷狮。他们各自奔赴南北,匆促而又急忙。几个月来他们几乎没有见过面。

但仅仅只是匆匆几撇。安迷修也细心地发现了雷狮的改变。

恶党似乎变得更加温柔了?不,这怎么可能呢?

这是安迷修在内心第107次对自己说。但他还仍然还是要证明这个事情不是真的。他们始终背道而驰,都是事实。

最后的一场战争结束。他们终于可以停下了脚步回到王城,迎接和平时代。

和平时代,这正是安迷修所希望的。

风和日丽,春光正好。

安迷修靠在树下,趁着树荫。模模糊糊的睡着了。他并没有穿戴他的铠甲,也没有带上他的配剑。依旧如同天使一般的,温柔的闭上着他的眼睛。

这并不光彩,却很温馨的一幕正巧让雷狮看到了。他并不向往战争,其实雷狮清楚地知道自己只是想要自由。鬼使神差之下,他向安迷修走去。

手指轻轻的拂上还迷修的脸庞。他突然觉得这张他从来没有好好看过的脸竟然意外的好看。

“如果你能放弃你的正义,该有多好?”

雷狮突然气上心头,伸出了另一只手。两只手共同拉扯着安迷修的脸,雷狮认真的神情,仿佛是面对着最为凶恶的敌军。

“可恶的笨蛋骑士!”

但这并不解气,所以雷狮一气之下,丢下了安迷修,向他的城堡走去。

可恶的……战俘!

忌妒的火焰以星火之势,燎原。

严格意义上,这是安莉洁与雷狮的第一次见面。安迷修对她保护的太好了。仿佛……爱人?

雷狮被自己的想法气了个半死。安迷修,只能是他的!

只见远处的安迷修怱怱赶来。雷狮以为他能从安迷修口中听到他的名字,他如愿了,有也没有。

“恶党?”

安迷修是叫了他,但不是名字。

本来认为今天又将迎来一次争吵。少见的,没有。

雷狮想起安迷修说过的话,他的正义与骑士道确实没有一丝一毫赠于他这个恶党。心中百感交集。最后只选择了冷漠。

“本,我要见……安莉洁。”

看着安迷修瞬间警惕的眼神,雷狮觉得自己有个地方一跳一跳的,像个漏了风的山洞,寒冷而又钝痛。难受极了,却又如同自虐般自视他的眼睛。

“……好”

安迷修真的犹豫了很久,久到让雷狮慢慢从脚底冰透到了心底。

就,那么喜欢她?

童话镇

日常预警

刀!刀!刀!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和 棉花(安)一起写的。

梦里的故事!

放文了!

……
抱歉,我的梦里没有你,尽管是最熟悉的背影。

1
周围是一片奶汤般白的雾,危险而又温和。迷雾遮挡了视线,这使得安迷修四处张望,却又不敢轻举妄动,  他仿佛能看见些什么东西的轮廓,却转瞬即逝。

大约过了许久吧,雾气渐渐散去。

原来并没有什么东西,只不过是条空旷的大街罢了。

街上的灰白,刺的安迷修眼直疼,倒抽了口凉气。

怎么会呢,怎么会疼呢。不是..什么都没有吗。

安迷修有些出神,压抑的胸口仿佛被人捅了一刀,如溺水一样窒息。快想起来什么啊,安迷修。说这话的到底是谁呢。

     “欢迎来到童话镇,亲爱的勇者。我是你的指路人一一金!”一一个金发的男孩突然出现在安迷修的面前,在灰白的大街上尤为显眼。金笑眼弯弯,有些俏皮开朗地朝安迷修眨眨眼。

安迷修似乎没听见,两眼放空,觉得自己轻飘飘的。

     ‘勇者大人?”金颠颠脚,围着安迷修转了一-圈,试探性地又喊了安迷修-声。

安迷修-一怔,  他刚刚:是想做些什么?感觉... .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勇者大人!金再次喊了安迷修-一声,他无奈的抓了抓头发,这次的勇士为什么这么爱发呆呢!金想。

     “啊一-抱歉。在下并不是什么勇者。”安迷修回了神。

刚才那股令人窒息的心痛消失的无影无踪,安迷修甚至连回想也回想不起来。但他总觉得一--一心里空空的。就好像,失去了什么。

金见安迷修终于回答他了,激动地回答:“你就是勇者!我不会认错”继而又顿顿道:“啊,对了,再介绍一遍,我是金!是你的指路人!”好嘛,这勇者总算是不发呆了!

安迷修微笑道:“那我需要做些什么呢?”

安迷修经过了很多风浪,他也习惯了危险。一般如同现在这样的事,随缘就好。就像那一-次..

安迷修皱了皱眉,他明明记得似乎经厉相似的事。为什么又记不起来...

从19岁开始的记忆,都记不起来。

安迷修视线落在胳膊上的头巾。这是一个,属于自己的东西...吗?

金见安迷修又发起了呆,伸过脑袋好奇地问了一-句“怎么了么?”

     “啊,没什么...安迷修这么说道,眼神微暗。

“那就好!大人需要做什么呢,大概就是去打到大魔王吧!”金没心没肺地回答。

     “那大魔王在哪里呢?”安迷修被金说的委托逗笑了。

“这里有无数个童话,而大魔王就在某个童话之中!您要自己找!”

“啊?”安迷修微微惊讶。

     “可是..”远处一声鸟的长鸣,这使得安迷修的话被迫打断了,也让金慌了手脚。

“大人加油!我的朋友叫我回去了,我先走啦!大人再见!”紧接着金便化身莹光消散在空气。

这可怎么办啊。

安迷修虽然从善如流的接受了委托。但是,魔王到底在哪里呢?

安迷修沉思一会儿,微微叹了一口气。

2
安迷修莫名觉得这一幕有点眼熟,但不应该是金色的光,而是红紫交加。

算了。安迷修摇头,试图将这个想法甩出脑内。记不起来,想必也并不是什么好的回忆。

安迷修一直向前走, 但是他一走不到尽头。路很长很长,越到后面,他竟然越觉得惶恐不安起来。

这种感觉,惶恐不安,却又不得不前行。安迷修深吸一口气,那是一种仿佛肺被人捅了一样的感觉。他想不起来。

很熟悉很熟悉,也许过去的他,每日都抱以这样的心情在生活而如此熟悉。但是,想不起来。

安迷修累了,无论是心里还是肉体,他的脚步慢了下来,他在犹豫,要不要继续走呢。安迷修越走越慢,直到停下了脚步。

没有尽头的路似乎有着鲜活的生命,在安迷修的面前具现化出了一扇门。

从善如流的他遇到了一个从善如流的世界?

安迷修疲惫地扯出笑容,挺直了背转动把手。

“您好,打扰了....”

眼前闪过剧烈的白光,安迷修迅速闭上了眼。

再睁开眼,是一个热闹的酒吧。安迷修觉得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了。他穿着不属于他的服装,与白光之前相同仅仅只是胳膊上束缚着的头巾。他听到别人叫他。不是认识的人,但叫着他认识的名字“anmicivs!”

他快步走出了酒吧,无视了背后的叫骂。一个人走到小巷深处,安迷修冷静了下来。‘这里便是.....童话吗?’他想着。

小巷子里意外的安静,巷口吵闹杂乱的声音也传不进来。这时,安迷修听到碎石掉落的声音。细嗅之下还有淡淡的血腥味道。

回眸便对上一双眉眼。如同紫电雷霆,又似星辰大海。

“喂,你是谁!”

真的是不友好的询问。

“anmicivs。”

安迷修觉得,算是童话一样的相遇吧。

后来安迷修是再没遇上那个眼睛的主人了。他觉得有点可惜,明明是一对那么美的眼睛……

3
这样的询问与回答在每一个故事中出现,还有那双眼睛。

安迷修渐渐遗憾。他没有见过眼睛主人的真容,不过想来一定很美;他没有询问眼睛主人的姓名,不过想必是个好名字;他没有切磋眼睛主人的实力,不过想必十分厉害....他似乎都很了解,可却什么都不知道。终于,安迷修走遍了所有的童话。

大衔上不是他刚来时的空旷灰白,而是人山人海,色彩缤纷。但是,他没有找到大魔王。

安迷修照旧去了酒吧,那是第一个童话的起始地。从哪开始,也应从哪里结束。

坐在熟悉的座置,熟练地调酒。不知何时,不喜喝酒的他变得千杯不醉。

今天365童话的林肯先生没有来。酒吧里只是零零碎碎几个人。安迷修默默喝着海盗牌的啤酒。明明并不好喝,不知为何却每次喝酒都只记得点这种的。回过神来也已经点了,这让安迷修困惑过一段时间。

安迷修并没有什么喝酒的兴致,他去了隔壁4号童话的卡米尔蛋糕店。

今天的安迷修很幸运,他少见地看到金。

金似乎也看到了他,他向安迷修挥手,意识他坐过来。

金身边的是格瑞,安迷修同他见过几面。拉过椅子在四人桌坐了下来。安迷修平静地点了几个蛋糕,放下了菜单。这时金开口了。

“你找到了吗?”

     “大魔王吗?还....安迷修眼神- -暗。

     “并不是,我是说你的记忆。”金突然抬头,看着安迷修问道。

     ....没有,你知道什么吗?”安迷修眼中的光微动,又暗了回去。明明觉得丢了很重要的东西,明明就在失去的记忆里。可是,找不到。这种感觉让安迷修几乎想疯。

金的眼睛里流露出怜悯又无能为力的神情,他想帮助安迷修,即使他知道这会让他消失。

但是很可惜,就连金也无从下手。

“亲爱的勇士,我很抱歉我帮不了你。”

4
“你的蛋糕一共300积分, 欢迎下次光临。  ”

     ......

安迷修回了自己的房子。所有的家具都是棕或紫色。

安迷修认为这些家具就应该是这样的颜色,好吧,即使在艺术方面这样很丑,但是在他眼里,紫色和棕色就该放在一起。那么为什么呢....

安迷修又在盯着家具陷入沉思。

这样总是弄得他隔壁邻居艾比怀疑他是不是个笨蛋。其实他就是个笨蛋,安迷修想,如果他要不是个笨蛋,他怎么丢了自己那么多年的记忆.....

“anmicivs,就是你吧。安迷修!”

是安迷修听过无数次的声音;是见了无数次的眼睛;是想了无数次的人。
“ray.....”

安迷修脱口而出的这个名字。转眼间,没有原因的,泪如泉涌。

“雷狮....”

大地开始从脚下破碎,一切都像被打碎的镜子。安迷修慌忙之下想去拉住ray, 尽管记忆并没有恢复完全。这是他的本能,安迷修想。他只知道,他害怕再一次失去这个熟悉的人。

被血染红,站在他面前为他挡住伤害的雷狮的模样慢慢与ray笑得张狂随性的模样重叠。“雷狮!”安迷修大喊,泪水停止不住。他想起什么了。

是他与宿敌相爱,也是他,抹去了雷狮的存在。

5
在充满阳光的屋子,一个老人缓缓起身。是老去的安迷修。

曾经的他是位守护骑士,是他所爱的国家象征天使的存在。身为‘天使’的骑士,却爱上了‘魔鬼’。

但是消灭魔鬼是天使的责任,吃掉天使是魔鬼的本能,他们生来便是宿敌。

雷狮是背对着安迷修的,刀卡在心口,在死的前一刻。

雷狮邪笑说:“你可别给我死了。”

安迷修浑身无力,他看到了地狱。

再醒来时,也就是他离开童话镇的时候。

所有人都在告诉他,他杀了魔鬼。

安迷修怕了,他不想知道也不想记住这个事实。所以,他逃了。

如今的安迷修住在海边的一个村里,他种下了一片野生紫罗兰花海。村里的人也很友好,他在这里渡过了余生。

不会有人知道他是个逃避战功的天使。

也不会有人知道,他杀死了此生至爱。

在安迷修闭上眼的那一瞬间,紫罗兰花海变为了灰烬。

     有个天真的女孩,指着手上的童话书,对她隔壁病床上躺着的那位垂垂暮老的老人说道:“安爷爷,你写的童话书里,那个紫色眼睛的ray哥哥。我觉得,他好像喜欢anmicivs。”

     是啊,他喜欢安迷修。安迷修也喜欢他。

     可惜再也说不出口了。

……………………………………

PS
童话镇只是安迷修绝望时做的梦,也就是‘地狱’。

沙雕故事接龙(雷安)

首先,日常预警
今天的我可真勤劳。第三篇了。
同样和群里面的人一起玩的沙雕雷安故事接龙。
一共有三个人加入。 是我, @WL @沸乱血浆 三个人。
我真的特别懒。(我是然,WL是W,血浆是血。OK?)
谁写的那段,我会标注。

Cp【主雷安副瑞嘉,卡埃】

时间太晚了,剩下的明天再接。 就到这里我开始放文了。

……


一觉醒来,安迷修从雷狮的怀里探出头来。窗外的阳光照射进来。一片温暖。这时

W
这时,雷狮醒了,揉了揉头发,道:“你不累吗?昨天折腾了那么久。再睡会儿吧。”


安迷修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默默起床。“不了,今天还有事。”


今天轮到雷狮做早饭。于是他把欲意钻出被窝的安迷修又按了回去:“再睡一会儿,饭做好了叫你。”安迷修望着雷狮前往厨房的背影,深呼吸,又睡了过去。
今天,也会是美好的一天呢。

W
“早餐啊……难得看见你会做早餐。”安迷修打了个哈欠,“但是我真的有事。嗯……一起做吧。”
骑士也不是很懂得拒绝别人嘛。
雷狮难得没有嘲讽他,示意安迷修跟着他一起。


双双穿戴好后,两个人并肩走进了厨房。“安迷修,你去做粥。”雷狮平静的和安迷修说。眼中的宠溺仿佛要漫出来似的。“怎么,恶党。今天早上想喝粥吗?”安迷修好奇的问。一切都与平常一样。


“嗯。”笨蛋骑士,昨晚那么激烈,吃干粮你会消化不良的。
然而安迷修的直男心理又怎会有如此多的细腻周到。他打开炉灶,一边熬粥一边计划着今日的行程。
雷狮看着他那幅老神在在的模样,就知道这次的关心又打了水漂。
叹口气,削起了早餐水果。
反正自己难得拥有的耐心体贴,全部都给了自家这位笨蛋骑士,也全都被这笨蛋骑士忽视不理了。

W
早餐的时间过的很快,雷狮还没有好好计划如何度过甜蜜的一天,安迷修就吃完了。
“恶……雷狮。我先出去啦,这事挺重要的。嗯……下午吧,下午来陪你?”安迷修小心翼翼地看着雷狮。雷狮没说话,斜睨了他一眼,道:


“安……”雷狮还没有说完,安迷修就已经跑向了门口。雷狮看着安迷修离去的背影,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傻逼骑士!”安迷修并没有听到。自从了解了安迷修的直男本性之后,雷狮就已经佛性了。有大把欺负他的时间,也就不在乎一时了。反正他的还是他的,他是不可能让任何人从他这里夺走安迷修的


安迷修一路狂奔,赶上了街口的巴士,在雷狮的注视下离开。
安迷修找到座位,急急忙忙的掏出背包里的文件阅读起来。一会儿见到那个人,可千万不能出错!
望着远去的安迷修,雷狮收好餐桌,拨通电话。

W
“卡米尔,帮我查一下安迷修接触的那个人。”雷狮顿了一下,突然笑了,“然后告诉我地点。”
“好的大哥。”
雷狮收起手机,等待着卡米尔的回音。
我说了,你是逃不掉的,傻逼骑士。


不一会儿,卡米尔把电话打给了雷狮。“大哥,人我给你查到了。这一次用什么蛋糕换?”雷狮默默的说了一句。“蛋糕店里随便挑,什么口味你自己选。”卡米尔听着雷狮说的话
。快速回答了一句。“安迷修……不,嫂子去参加同学聚会了。”蛋糕能使卡米尔帮助他大哥找他嫂子。“具体地址是在xx区xxx酒吧。大哥,蛋糕是在哪里拿?”雷狮了解到情况,张狂的笑了一声。呵,安迷修,我是不会让你逃出我的手掌心的。

W
“去你以前常去的那里,埃米会给你拿的。”还正合你心。
果然,卡米尔迅速挂掉了电话。
真是男大不中留。
雷狮这样想着,在家里翻箱倒柜地找到了自己的车钥匙。
不要太惊喜哦,傻逼骑士。


那边雷狮暗中算计,这边安迷修却大战得如火如荼。
该死,准备得还是不够周全!安迷修暗暗咬牙。安迷修正在思考权宜之计,那边却不依不饶,不给他丝毫的喘息机会。
嘉德罗斯:“哈哈哈原来连你都已经找到女朋友了啊!那她是做什么的?我家那位可是芦荟养殖基地的老板,月入千万哦!”
呵,女朋友,当然是骗你的啦,我怎么会有女朋友!又怎么会知道她是做什么的……
可恶!剧本还是没编完!
不过……女朋友没有,男朋友嘛,但是有一个……
“咳,我女朋友,也没什么本事,天天混社会,也不知道靠什么赚钱……”

W
“安——迷——修!你有女朋友了我怎么不知道啊。”
雷狮突然从门口进来,他其实在门口听了挺久的。
这个时候安迷修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安迷修: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嘉德罗斯只是淡定地看了一眼,又看看安迷修,好像知道了什么。


安迷修心里快疯了,雷狮怎么在这里?!他急忙走向雷狮,“不是,那个恶党,你听我说。”雷狮少见的阴里怪气的对着安迷修说“你不打算介绍给我看看吗?你那个混,社,会的女朋友。”安迷修这下彻底的慌张了。他心里乱的连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摆。全然无视了背后的嘉德罗斯和一众人。 雷狮见着安迷修慌张无措的样子。对着他背后的人邪魅一笑。用口型说着。“我的。”


“那个……嘉德罗斯……你听我说……”安迷修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怎么办怎么办,被发现找了男朋友!我的颜面何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可是凹凸一班出了名的钢铁直男啊!要丢人了!

W
“没事没事安迷修”当年班上有名的腐女凯莉托腮,似笑非笑地看着安迷修,“本小姐早就知道你会弯的。”
“凯莉,不是……”
“哼,还想否认吗?”
没有人注意到雷狮是用了多快的速度吻上了安迷修。
反正他们确实是亲上了。


“哇!”安迷修已经感受到了背后的强烈的视线和欢叫声。这比让他和雷狮接吻还感到脸红和丢人。毕竟和雷狮接吻也不是第一次两次了。“呜……快……快放开……”安迷修觉得自己浑身都软了。他实在不知道雷狮每次是怎么找到自己的。至少现在他了解了,他的脸面都丢光了。‘混蛋恶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啦!

雷安对话

首先,日常预警。
这一次是群里面的人一起帮我改的。
今天的我可真是勤劳。
话不多说我开始放文了。
。。

你是不是还喝着海盗牌的啤酒。

你是不是还吃着不辣的烤串?

你是不是每⼀次去游乐园,依旧玩着海盗船。

可是这些熟悉的景象我都再也见不到了

对不起了,我先⾛了

但是

你会感到快乐的吧

不会再有⼈扫了你的兴

在你开⼼的时候制⽌你喝酒

经常和你互相争⽃

不会再有⼈和你为了健康问题争论不休。

不会再有⼈每次去游乐园都和你争论是先玩海盗船还是旋转⽊马。

雷狮。

我不在了。

你⾃由了。

“傻逼骑⼠,别说了。你快回来……”

安哥竟然有了女朋友!

看不到连接的话,那就在这里吧,我这边发文。

安哥的⼥朋友到底是谁?
1
⾃从上⼀次在漫展雷狮相遇之后。雷狮似乎看到了安迷修怀中的他的同款玩偶。安迷修见雷狮眼神向他怀中飘去。急忙回答。这是他买给⼥朋友的。他的⼥朋友⼗分的喜欢雷狮。然后雷狮看他的眼神都变了。
之后的安迷修⼀直在想要不要澄清这个误会,因为他确实没有⼥朋友。他只是想摆脱⾃⼰偷偷买了雷狮的同款玩偶还被对⽅本⼈看到的尴尬⽽已。
虽然之后并没有发⽣些什么,连安迷修想象到的争吵或者打⽃都没有。雷狮只是静静地从他身边⾛了过去。安迷修还怀疑雷狮是否转性变成了好⼈。
之后的⼀个⽉,两个⼈都没有说⼀句话。但是安迷修总是觉得有点内疚。因为身为⼀个骑⼠是不能欺骗别⼈的。尽管对⽅是他讨厌的恶党。
因为⼥朋友的事情,安迷修还是去找了艾⽐⼩姐。
“打扰你了,艾⽐⼩姐,请帮在下⼀个忙。”
“什么忙?”
“麻烦假装在下的⼥朋友!”
2
雷狮上⼀次⻅到安迷修。是在凹凸的某⼀次漫展。那时他刚买完需要的东⻄(安迷修的⼿办)从漫展出来。就发现了安迷修。当时看到安迷修⼿中抱着他的玩偶。其实雷狮⼼中是有些激动的。他以为安迷修终于认识到他的感情了。但是他没有想到。
“雷狮!你怎么在这⾥?”
“怎么傻逼骑⼠能来我就不能来。”
“在下不是这个意思。”
“喂,安迷修你的⼿⾥是抱着本⼤爷的同款玩偶对吧。难不成你喜欢本⼤爷?”
“请不要⾃作多情,恶党。在下是不可能喜欢你的。”
“哦,是吗?那你说你为什么拿我同款玩偶啊?”
“因,因为……”
雷狮其实已经看出安迷修的纠结了。原本他津津有味地看着骑⼠纠结的样⼦,却没想到今天骑⼠语出惊⼈。
“这是在下给⼥朋友买的。”
虽然雷狮表示安迷修脸红的样⼦并不可信。但是这个⼥朋友的字眼成功了还是⽓到了他。
好啊!你个安迷修。竟然敢骗我!还⼥朋友!
3
漫展结束后的第四天。帕洛斯突然找上了雷狮。
“雷狮⽼⼤,你要我找的我找到了……”
……
漫展结束后⼀个多⽉。雷狮的脾⽓也越发暴躁。安迷修⼀直都在躲着他。身边没有⼀个傻逼骑⼠叨叨,让他很不习惯。所以雷狮打算去看⼀下他的傻逼骑⼠的⼥朋友。顺带和她说⼀声。傻逼骑⼠只能是他雷狮⼀个⼈的!
但是他现在找⼈也⽆法去找。同样的安迷修也找不到。雷狮的⼼情更烦躁了。
他低声骂了⼀句:“傻逼骑⼠……”
终于,安迷修出现在他⾯前。
虽然似乎是不⼩⼼路过。但是安迷修打算逃的时候。雷狮突然⼀句。
“你敢跑试试。信不信⽼⼦⽴刻就去弄死那个艾什么⽐。”
嗯,安迷修果然如他所愿回头了。看着他⽓愤的脸。雷狮竟然觉得有点⼉⼼情不错。
“恶党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威胁我?!”
和⽩痴待在⼀起待久了,连智商都会传染。偏偏那样喜欢上这么⼀个⽩痴。雷狮怀疑觉得⾃⼰这是造了多少辈⼦的孽才会遇到这样⼀个⽩痴。虽然他今⽣今世也⼀直在造孽就对了。
4
其实安迷修并没有⼥朋友。最近传疯了的艾⽐和安迷修的男⼥朋友关系都是假的谣⾔。但听到是安迷修要求散发出去的。雷狮感到⼼中升起⼀股⽆名⽕。
妈的傻逼骑⼠。
相⽐雷狮的⽓愤,⽜奶的⾹味慢慢的充盈着安哥的房间。安迷修从床上坐起。看着窗外的阳光,⼼情也莫名变得美好起来。突然,门⼝出现了⼀声巨响。
“傻逼骑⼠给本⼤爷起来!”
听声⾳便知道是雷狮。安迷修慌张了,他屋⼦⾥都是雷狮的⼿办和同⼈。如果被看到,他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对他了。
最后的结局就是安迷修并没有开⻔。
雷狮⽣⽓了⼀个多星期。
5
之后的安迷修⼲脆称病不出。虽然说他本来也不是很常出⻔,毕竟他的⼯作并不需要他多外出⻔。
但是安迷修的⾏为只是让雷狮更加⽣⽓了⽽⼰。
卡⽶尔表示最近听⼤哥唠叨安迷修的名字已经都成了⽿鸣,听到就会条件反射。
……
雷狮最后⼀次⻅到安迷修是在酒吧。东街最有名的那⼀个。他还以为像安迷修这样的⼈永远不会来酒吧这样的地⽅。但是他今天看到了。所以雷狮上前打算去嘲讽⼀下。
安迷修明显是喝断了⽚。看着雷狮的脸都觉得模糊不清。不过,安迷修的酒品很好。仅仅只是趴在柜台上⾯⼀边低声喊:“马⻢……”
雷狮听着,⼀⽓之下⼲脆直接把他扛了回去。
妈的傻逼骑⼠,我迟早被你⽓死。
所以第⼆天早上安迷修醒来的时候看到⾃⼰身旁的雷狮。⼀直脸红到⽿根。
其实安迷修醒来的时候雷狮就醒了。不起来只是想多欣赏⼀下安迷修慌张的模样。
安迷修只记得⾃⼰去了⼀趟酒吧。原因是什么?记不清了。
雷狮的声⾳在⽿边响起。
“喂,傻逼骑⼠,你该不会是喜欢我吧?”
安迷修下意识就想回答不可能。但转头看到雷狮那张脸的时候。他是怎么也说不出来。似乎……是好像……有那么⼀点点喜欢。
看到安迷修囧囧的眼神。雷狮觉的⾃⼰这⼀个多⽉⽩⽣⽓了。果然。他的就是他的,谁也抢不⾛。
6
无论如何,之后每次雷狮看到艾比都非常的生气,他依旧是过不了艾比当过安迷修女朋友的事,尽管他知道是假的,但是他依旧忍不住生气。
特别是雷狮发现安迷修跟艾比见过面的时候。第二天早上安迷修的腰总会很不好。
凯莉默默的跟安莉洁说。
“看到了没,你哥他那个给又被人家上了。所以啊,要和本小姐来吗?”